No comment yet

果然在飞机上不能看煽情的电影,哭得一塌糊涂后还得排队去洗手间,真是丢脸死了。

在和某同学开心地一路超速从Duke回Charlottesville的时候,百无聊赖,除了同时赞赏短效避孕药的方便和益处,并学习其调理身体的原理外,又玩了好多轮的“二选一”。从Q & A学来的这个游戏真是太好玩了,其中选项包括Porsche or Ferrari,Emma Waston or Natalie Portman,U.S.A. or China,Google or Apple,Doggie or Missionary,杨幂 or 刘亦菲,奶茶 or -- 嘀 --。还是Ferrari,Emma Waston,Doggie和奶茶比较正啊。

“感动个屁啊,你可是我追了N年的女生”

“原来念书也是一件热血的事情”

“被你喜欢过,总觉得别人喜欢得不够”

某同学也对此强烈点头:“总是忘不了过去,觉得还有机会再来一次还是想,因为总骗自己是客观因素”。都他妈一直是成绩巨好的男生,一向精于算计,除了可以对答案直接算出考试成绩,代笔情书按字数决定报酬,连追女生都是用胸部大小加年级外貌排名算出一个数值再决定。被高年级的同学一吓连出寝室门打架都不敢。干过最NB的事情就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女生书包里面放死老鼠,四年级的时候看后排女生扒胸罩。

前些天再看一次《十七岁不哭》,第一集还没看完,就开始骂娘和反胃。可是,老大,老二,老三,老五,老六,我还是想见她。不管她是结婚了,发福了,生小孩了,当妈妈了,再见一次。就算破灭了也好。至今仍念念不忘的,只是穿着红色毛衣在人流中的一瞥而已。”我担心,都被人流冲散了,她怎么找得到妈妈呢?于是我就盯着她的红色外套,看着那件小小的红色外套在人流中逐渐变成一个小红点,渐渐远去“。当天蓝色变成了霾,橘色变成了青灰,连粉红和亮黄都惨白一片,楼梯口的那抹红色,从废墟旁边走过的小女孩,晃眼的是泯灭的希望和坐在证人席上非凡的勇气。

脸上的青春痘快好了,但还是那个弱弱的青春期的小男孩。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