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mment yet

今天突然有友人说看了我最近在Facebook的大放厥词之后也开始悔恨人生。其实虽然说得狠毒,恨可能还有一点,但却没什么可后悔的。这两天没事就在看Wikipedia的List of fallacies,真是随时都值得复习,否则就陷入Historian's fallacy了。之所以不后悔,因为从小到大对自己有影响的决定都是自己做的,有冲动的,比如前一天还在家游泳吃火锅吃拉面,第二天就飞到上海去考试;有不计后果的,比如跟Ellen吹牛B说要从清华辍学,就真辍学的;但是没有一个决定是靠抛硬币或者完全听从他人的意见。这样,就算有时间机器把我放到同样的环境下,依旧会做出同样的决定:决定去偷懒,决定去迟到,决定去辍学,决定去睡懒觉,然后到25岁的时候决定回顾过去仍然一事无成。

我想最近和生活最大的妥协是承认了自己是这么一个懒惰软弱多嘴爱发脾气和崩溃的不完美的胖子,但是仍然固执地相信努力和时间可以改变基因的不良。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