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mment yet

貌似我每次遇到的结束用一个最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居然就是无厘头。这也实在怪不着我,只是每次,都太蹊跷和突兀而已。

还记得初三的结束。莫名其妙地,老师在某个五月中旬宣布,最后三节课不上了,大家各自回家。于是,同学们都毫无准备地接受了初中生活结束的现实。

初三最后的一次同学聚会的结束就更加莫名其妙了。因为某个同学喝吐了,因此家长来接,于是大家都作鸟雀散。而这次以后,好多人,既没有联系方式,也没有联系欲望,再也见不着了。

有谁曾经在初中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要每年都聚会的。而今相距遥远,要如何兑现诺言。即使大家在一座城市里面,但一些人活着,一些人不那么活着。活着的差距,最后竟变成了不能相见的原因。

妈妈曾经在我小学毕业,兴致勃勃地填同学录的时候不无道理地说,其实没什么意义。那些个留言,故弄玄虚地留言,是否还有人留着?而我们的联系,随着家里电话号码的一变再变,变得再难寻。

虽然Avril说It's My Happy Ending,或许每个结束都不会完美。怎么可能,怎么会,怎么办,怎么做,怎么这样。

是谁曾经说过事事无完美,然后又在这里自我欺骗似的期待着完美的结局。因为从来不喜欢喜剧,所以才喜欢看真假驸马,虽然最后心里憋屈得很。

一段故事荒唐地结束了,还有另一段滑稽的故事要开场。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