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July, 2013
No comment yet
July 28th, 2013

最近疯狂地迷上了跑步。

刚开始是4英里,6英里,8英里。跑完Tough Mudder之后就想跑更多。跑完half marathon之后又想跑更远。于是10英里,14英里,20英里,24英里,中间又去跑了一个30k。虽然明明知道跑多远都没有意义,也知道Scott Jurek说的素食菜谱不符合营养学,可是大脑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那些多巴胺把身体骗得一愣一愣的,每周六的早上六点钟,身体就从床上自己蹦下来。直到洗漱完毕,穿好衣服出门,大脑才清醒过来,嚷嚷道:「S**t, why did I sign up for this?!」

可是一上路,就只注意到自己的pace了,大脑开始嚷嚷着,「快了!快了!」或「慢了!慢了!」,试图让身体调节。到两英里的时候,是身体首先不干了,跟大脑抗议:「股四头肌好酸!」。右脑开始找理由:「大概是周四的jump squat,早就告诉你今天不要出来,拖到周日养好身体再来!」可是自己继续跑着,跑着跑着,身体就不说话了,忙着调节各个器官做好准备呢。下一次它抗议,要等到10英里的时候,再下一次,要到19英里的时候,然后是22英里的时候。

有说过我喜欢做一些自己也不太知道怎么回事的事情么?这事完全体现了那点。于是直到跑10英里磨破了脚,才知道应该带点创可贴。直到跑16英里没办法移动腿了,才知道应该带点吃的。直到跑到21英里体竭,才知道应该买点盐片和带水。

可是我是有多喜欢那些分泌的多巴胺带来的快感啊。做一件事情,能够投入多少,就看到另一个数字往上跳多少,开心极了。这大概就是Yaniv说的上瘾型人格,应该离大麻,神奇小蘑菇之类的远点。

或许没有这么直接,或许只是大脑和身体玩一个小游戏,想看看在身体完全崩溃的情况下,靠意志力能让它继续行多远。我也好想看看。

No comment yet
July 6th, 2013

Futurama这种动画片,反而有一些特别Geeky的小感动。比如Philip Fry的爸爸告诉他:「If I'm hard on you, it's only 'cause I want you to grow up strong and resilient. Someday, you may face adversities so preposterous, I can't even conceive of them.」 比如Fry 「moved the stars themselves to write her a love note in the sky.」

昨晚看完了Futurama的Cold Warriors那集之后,就躺在床上一直想父母对我的好。

想折纸,父亲就买了一堆的折纸书,带一大摞一大摞的A4纸回家,天天陪我叠各种小动物、飞机、机器人。想玩水,就有气垫船、快艇和潜水艇模型在后院的小水池里面试验,中心课题是不让它们进水。想要投影仪,母亲带了一堆的小电灯泡、透镜和反光镜,教我做了一个可以投影底片的小机器。想做飞行器,母亲又给了我一堆的马达和轻质材料,让我自己研究。自己搞了几周没有成功后,爸爸又给我买了一架动力滑翔机模型,它是真的可以飞的!父母带着我郊游的时候,他们总是能叫出各种花花草草的名字,可惜笨得我一个都没记住。和另一个朋友聊起来,说自己既不知道各种花花草草的名字,又不会搭帐篷,实在是看不到希望能够做一个称职的父亲。后来家里又有了一台显微镜,没事可以看好多有趣的东西,比如切片树叶,或者根茎,看起来光怪陆离的。也养过蝌蚪、小鸡仔和小乌龟,都没长大过。

一直就这么被父母宠着不知天高地厚,于是在十六岁离家出走的时候,已经会使用电烙铁、补鞋订扣子熨衬衫,还有写代码。之后还仗着被父母宠着,做了好多不靠谱的事情,哪怕到十七岁十八岁了,还给自己买各种昂贵的玩具。过年的时候买个步行机器人,过生日的时候订做了一个Mars Rover的仿品。

奇奇怪怪地活到现在,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懂也什么都会做,其实那是因为被两个人溺爱着,看不到世界的尖酸刻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