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January, 2007
No comment yet
January 28th, 2007

本来现在这时间,1点左右,正好开始写个线性支持向量机,但是不知道怎么搞的,静不下心来,索性在线看起了The Pretender。电视连续剧没几部喜欢的,看美女的那几部除外。这说明我实在是一个不怎么喜欢等待的人。但是这片子,怎么说,我觉得骨子里还是想做一个Jarod那样的人,能够满世界乱跑,有事没事地黑黑军火商的银行账户。可惜啊可惜,我没有那样的天赋。也就只能在连续剧里面YY了。

这事情,求个几万阶矩阵的逆内存就不够,早该上TB了。在家是天天灌可乐,骨头都快给醋酸化了,不过这么多的二氧化碳是不是能够抗一下氧化?哦,应该一氧化碳才可以,那么说来二氧化碳变成了氧化剂和毒药。红细胞抓住二氧化碳说,分我个氧吧,然后就被一氧化碳绞死了。如果空气中的氧含量那么少,是不是待在纯氧的屋子里可以20多岁就飞速过完一生,生老病死。有段时间,很早了吧,放个小氧气瓶在旁边,没事吸几口,哗众取宠地美其名曰是促进学习。

偶尔做个心理重建师,Jarod的职业从来都这么吸引人,国家毒品顾问。疫苗从来都是人们指望战胜疾病的方式,Painted Veil里面缺乏的是疫苗和谅解。打了一针AIDS疫苗,就跑到某个不知名的岛上,用廉价而值钱的美元找到一个病态同体双胞胎,听故事,自己被自己的心魔杀死了自己心爱的妓女。疫苗来了,还会有新的疾病,病毒从来不救赎那些不相信上帝的人。机器们研究不懂,于是说人类和病毒一副德性,其实不对。人不只繁殖和破坏,还创造了怎样快速消耗资源的文明。

你说我们除了加速熵增,还能干什么。昨晚花了一整夜的时间看了Antonioni's China,他说要表现出生和死亡,于是赤裸裸地表现了一个针麻剖腹产的全过程,然后肚子划开了,羊水破了,一个超重的孩子取出来了,突然不知道Matrix里面应该怎么模拟生孩子的过程,创造一个智能体或是真的分娩然后种植。然后是中国凌乱的墓地。他们和某些中国人永远搞不懂为什么这些乱糟糟的陵墓比那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的皇家墓陵和西方墓地更雅致。

在民族主义泛滥的年代,多数人的暴政变成了少数人的工具。马克思教导我们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然后我们把他和他的理论当成了救世主,也撇开了他的婚外情。于是,我们记住的是那个马克思。民主杀死了苏格拉底,帝制杀死了不只一个苏格拉底。你相信英雄么。相信没有牛顿就没有资本主义,没有爱因斯坦就没有长崎的纪念馆么。爱因斯坦说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先制定好的。有人想要自由,于是设计了宇宙是一个混沌函数和一串无限精度的数字。他没学过信息学。无限精度的数字,信息量无穷,宇宙无穷。如果那是一个封闭有限的宇宙,宇宙外那个解决了NP=P的生物说,他的机器在P时间内就算出了这个慢吞吞地宇宙计算机跑NP才出来的结果。于是相信NP不等于P吧,这样至少在没有计算出来之前我们是自由的,相信宇宙无穷吧,这样我们就真的自由了,那个黑人也就没有遗憾了。

No comment yet
January 21st, 2007

最近几天连续看电影,老的新的,从现代启示录开始,电锯惊魂3,鬼伎回忆录,除了R级的,又是人类之子,面纱,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不想做什么影评,不过亚瑟那个小孩好可爱,而且有趣的是毛姆在那永不宽恕,一部R级的片子却在劝诫人们宽恕。刚出过几天太阳,圣诞新年一过,孩子们纷纷走了,于是北京又恢复了固有的阴霾天气,鼻子里有股干爽的煤灰味。

慢条斯理的日子,不过昨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得多项式回归真是太好用了,似乎可以降低好几个数量级的时间复杂度,就想啊想,想着想着,东方就白了。于是回家去想玩玩。

前几天买的《财经》居然被炒得火热,鲁能的事情不大好说,不过我觉得这模式完全可以复制,整个一报道就是教育大家怎么弄。然后逐渐切到天气的描写。这叫做暖冬。

暖就是说,穿着外套觉得热,冬就是说,脱了外套觉得冷。2007是个年份而已,说明我20岁了,按照成年人的说法要考虑更多的事情了。我是一个爱计划的人,对歪打正着从来不信任,越计划越发现计划的危险,这整个就一对初始值极端敏感的函数,想想写芝大Essay的时候我怎么没想到这么美好的词汇?还是来源于最近在重读《确定性的终结》。那老头,很有趣。

这个问题,其实很复杂,就如同2800点的高位能维持到什么时候一样,当人们都相信这是个高点的时候,太自我实现了。于是,明天回家再谈。

No comment yet
January 12nd, 2007

人民币汇率的问题一直不敢谈,因为我也经历了一个很大的思想转变。最近又思考了一些,有必要和大家分享一下。

现在的情况应该是比7.8低了,7.8是香港的联系汇率定的调子。两年前,这个数是8.1。这点小数点后的浮动于我来说也就是百把块钱的损失,貌似没什么大的影响,所以更关心的应该是趋势。

爸在2005年的时候就说,人民币应该升值,我当时坚决反对,人民币的价值越低估,越利于倾销。爸的观点很朴素,人民币升值的话如果你出去读书费用就便宜了啊。现在的我,也这么当笑话来说,人民币升值的话X60T就3k多搞定啦。

这是一方面,电子产品的价格。随着人民币的升值,劳动力市场会变得越来越贵,这意味着,大部分在中国生产的产品要涨价了,也就是说,大部分产品要涨价了。联想到苹果前些天因“血汗工厂”而被批评的事情,其实劳动力涨价是早就应该来到的了。实际情况是,中国人民依靠自己的低报酬,保证了全世界人民的良好生活品质。伴随而来的,是各大公司将在华工厂迁移到越南、马来西亚或中亚等劳动力相对低廉的地区。考虑到中国的发展,劳动力价格必然升高,这样的迁移是合乎情理的。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庞大的人口基数带来的问题。相对而言,中国的问题是内部的更多一些。现阶段是庞大的劳动力何去何从,下阶段是众多的老年人谁养。那么,庞大的劳动力是否对改变“劳动力价格必然升高”的判断有影响呢。

这里起主导作用的不是恶性竞争,而是市场。劳动力价格的底线取决于基本生活保障的费用。当劳动力价格低于基本生活保障费用的时候,由于这种自杀性消耗,最终也会导致劳动力价格的升高。

回到原命题,通过这一角度,将汇率、劳动力成本和基本生活保障挂上了钩。理应注意到,单从消费上看,汇率的升高会导致所谓的“外国产品便宜”的假象,但是对基本的农副产品影响是有限的,大多数的影响集中的中高端消费上。事实上,这样的联动导致中国由投资驱动的外向性经济遇到问题。外向性经济的两个支点应该是消费和生产。换句话说,之所以导致中国现在的经济模式,一切的来源都是人口。人口基数的庞大使得资本对消费充满了遐想,同时也使资本对廉价的劳动力充满了渴望。然而,这命题本身就是二律背反。于是,中国的人口被资本割裂成了两块,消费群体和生产群体。这也就导致了现阶段中国哑铃型的社会结构。

汇率的变化,冲击最大的是哑铃的下端。前文已经说过,汇率的升高会导致资本的大量转移,即使不谈社会问题,沿海地区的大批失业也会对经济造成影响,最直接的是GDP消失了。然而我却觉得这不是大问题。另外的结构会凸显,社会的底层冲散了,要么还是在底层,要么就会被冲到中层,长远来看,并不见得是坏事。

似乎上面在论证一点,就是升值带来的影响并不可怕。实际上,升值带来的影响更多会体现在生活产品的涨价上。人民币的升值会对期货市场施加压力,也就不难理解基本生活产品的价格会发生变动。同样,同前文所述,升值导致的GDP消失处理不当也会造成麻烦,即使GDP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实质,对于投资者心理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人民币理应重估,重估到底是多少合适?投机家的5:1是一个合适的数字么?还是6:1?抑或是按照可口可乐的定价来个1:1?当然后者是我常讲的冷笑话了。

(实际情况而言,中国的粮食进口并不是一个十分可怕的数字。这意味着,人民币的升值虽然会导致新一轮的期货上涨,但粮食价格相对会保持稳定,而且,粮食产品作为一种易于生产,没有技术障碍的产品,符合自由市场理论的要求,对于估计人民币的实际汇率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此段删除,粮食产品价格受国家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