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August, 2006
No comment yet
August 30th, 2006

其实我是个很懦弱的人,不管什么方面。

按理说,现在我坐在新图书馆里面,看着十足像一个认真学习的学生,真是天之骄子啊。但是我知道,其实我就是一败类,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还是生活。我从来只会把别人和自己的生活搅得一团糟。

最近几天在军训,在受苦的日子里,在站军姿的时候,我常常会回忆起一些人,懊悔一些事。

想起去年某个时候,如果我一鼓作气,而不是懦弱地选择放弃,如果我能够更早地准备一些事情,或许结果会有很大的不同。现在想起来,只希望追悔能及。

想起今年某个时候,干净整洁的街道和漂亮的公园,我却没有好好享受就黯然离开。我想我会抽时间再去那看看,希望不会太遥远。

爸爸说我是华而不实,好高骛远,也常常督促自己,然而却忘了自己懦弱的个性。这种懦弱体现在凡事都按计划行事,体现在我对不可预知的恐惧。而现在的我,每天12点多睡觉,5点多起床,我要挺过身心疲惫的艰苦时光,远离那种寻求安逸的懦弱。

“你说,一哥们,下了很大的决心做一件事情,最后却放弃了,那么他这辈子算毁了,什么事情也干不成了。”

我的确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不要放弃。

No comment yet
August 23rd, 2006

来清华算算已经好几天了,面对偌大一个校园,才觉得无力。这一刻,开始想起了可以无所顾忌聊天的朋友们。偏居北京的一隅,却是与外面的花花世界完全隔绝。

此时我才发现,原来离开了花花世界,我什么也干不了。那天从东门出去,和一个朋友穿梭在那座十层就是SOHU的大楼里,感觉无比亲切。

所以说,这是做学术的好地方,但是那些一排排的树,一队队的人却古板得生硬。原来最有人情味的不是学生,而是教授。我们尝试着在清华园里抛弃过去和一切希望,谦逊地重新开始做人,变得古板生硬,直到重新溶入花花世界的时候。

Some birds are NOT caged.

然后那天,和朋友小小地逃离了一天,和小女孩打牌到深夜,用着宾馆昂贵的网络。而第二天,在人民大会堂的某个小厅里面听着不真切的话语,强忍着打瞌睡的冲动。直到下午回到紫荆,才突然涌起一阵失落。失落的是小女孩的离开,还是旧世界最后一点残留的消散?

本以为自己是无根到处漂泊的人,本以为随便将自己插到哪都可以存活。然而将柳树插到一片沙漠中可以么?那仙人掌能算是海藻的另一种形式么?四年后的我是我么?或许,还要继续漂泊到一个是我的地方。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纵然坚定会被现实击碎,努力过就会无怨无悔。

Dear God, make me a bird, fly far, far far from here...

No comment yet
August 15th, 2006

事情到这里,有点过犹不及的意思。

这么说的意思是,我实在想不出任何一点理由使得我这样的平庸之辈又参加如此面子浩大的活动。这几天整理行李,又刚刚在China-Pub上提前把几本书的订单下了,颇有些纷扰。

昨天张章下塌了一宿,浅浅地聊了很多,当然浅浅地聊就是更多关于远景,关于理性的思考而没有感性上的东西了。

有些话到喉咙上又硬生生地咽下去,有的字打了出来又匆匆忙忙地删去。小心翼翼地维持着脆弱的果壳。一场场的应酬,不习惯的劝酒场合,这事情,不那么伶牙俐齿。

去年这个时候,呆在家里,很多好的想法涌现出来。今年却完全没有想法地呆呆坐着,看着活死人的闹剧。衰败不只是因为在用gVim吧,这事情,开始过犹不及了。

毕竟不是出世入世那般简单,努力学习,把GPA搞得高高的,认真发Trans、CVPR,还要找好地儿Visiting Student,还有GT,这日子,就得这么庸俗地过。

No comment yet
August 10th, 2006

最近几天太晚睡觉,偶染小恙,因此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就全当扯淡吧。

最近发生了几件事情,小事。

第一件事情是近几天晚上睡觉都做记得住的梦了,而且相当怪诞离奇。除了前天的梦比较XX点外,基本都是地震啦,谋杀啊一类的,很是刺激。以昨天晚上的梦为例,梦到组队去爬珠峰,结果卷入了一个巨大的秘密。似乎队里的人会经常遇到一些离奇的意外,然后死亡。当我醒悟过来这是赤裸裸的谋杀之后,就开始逃亡。镜头切换那是相当有水准,有紧张感,跟电影似的。其实,梦的背后,还是我的空虚和盼望。盼望什么,谁知道,谁又不知道。

第二件事情是以前小时候的一个玩伴结婚了,今天去吃喜酒。还记得当时我胆小,于是他就放鬼片来吓唬我。而现在呢,我们是走在了完全不同的两条轨迹上,这从一开始就有其必然性。生活的家庭不同,接触的人不同,那么必然会不同,无论怎么努力或者怎么不努力。或许不是所谓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但是我想,每个人出生之后,就存在三个阶层,第一个是可达到阶层,就是说通过自身的努力,可以达到这一阶层,比父母优越的生活。第二个是平行阶层,在自身不努力的情况下,达到和父母类似的生活水平。第三个是退化阶层,通过自身不懈地败家,生活水平比父母还差。如果要超越所谓的“可达到阶层”,就需要机缘巧合和自身十倍百倍的努力了。

第三件事情是小姨和小舅开始闹离婚了。客观地说,男人总要出那么几次轨的。显然,小姨在处理这种事情上还缺乏冷静的方法。她爱那个男人,在小孩已经十多岁了之后,还是舍不得。不能用冷静客观的理性分析当前的处境,而任凭独守空房的寂寞和感慨蚕食自己仅有的理性。也就无外乎能够被那个把她早已摸透的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不仅丢失了孩子对母亲的爱戴,还将要丢失了更多。也就不奇怪现在的女人,一个个的理性思维都强于毕达哥拉斯数倍。可怜的小姨,还是一个太传统,没看透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社会的弱女子。

第四件事情是关于死亡。因为父亲搞急救的缘故,经常看到流血、断手断脚,死亡也就不足为怪了。在家的时候,总是要偶尔听到一些离奇的死亡故事。还是从这两起车祸说起。第一起车祸是发生在救护车接病人的时候。某医院的救护车,接到病人后风风火火送往医院,结果竟然在路上和一辆小车拦腰撞上,病人翻滚出担架,当场死亡,被撞到一侧的家属也一死一重伤。戏剧的是,医生护士却全然无恙。有和病人同乡的人说,病人死了无所谓,反正也不大抢救得过来,只是死了她儿媳妇。要不就赚了20多万,何乐不为。当一个人的剩余价值不及一堆纸钞的时候,我无法反驳这些朴素的看法。另一起车祸发生在上个周末,一位春风得意的院长开着车送老丈人回乡,在碎石路面上车打滑,翻下了悬崖。于是,一个家庭转眼间失去了父亲,母亲在ICU病房一躺不起。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生的戏谑。医院很好心地愿意补偿很多钱,但是人情似纸张张薄,谁又知道过了一年,过了两年之后的事情呢。

结婚,离婚,死亡。还盼着谁家的孩子满月呢。

No comment yet
August 7th, 2006

1.你在现实生活中会被哪一类人所吸引:羊——重视顺从而温暖的人。

2.哪种求爱手段最容易使你觉得情不自禁:蛇——心情摇摆不定,忽冷忽热,游移不定。

3.你想给爱人什么样的印象:马——乐观的。

4.你最讨厌的个性中,哪一个会使你与爱人分手:鳄鱼——无情冷血又爱讽刺人。

5.你想跟你的爱人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关系:鸟——你和爱人不只关心现在也关心将来,一种你能与之一起成长的长期关系。

6.你会有外遇吗:鸟——你从来就不够坚定,事实上,你不适合婚姻,且你不想做承诺。

7.你对婚姻的看法:白老虎——你认为婚姻是件很珍贵的事,一旦结婚,你会很珍惜婚姻及你的伴侣。

8.此刻你对爱情的看法:狮——你总是渴望爱情,能为爱情做任何事,但你不会轻易坠入情网。

http://astro.lady.tom.com/1003/1006/2004715-21071.html

No comment yet
August 6th, 2006

昨日子时,夜观天象,六四之月不能守阴而遮心宿。又地动于北人祸于西,恐天下将不久治。

然分分合合,天行有常。百十年间,虽尧舜复生尤不可得天下,止为子孙谋。明主善假天时守其正,孝公未得天下而变法,文景未拓疆土而丰国,遗子孙福也。

国之所以为国者,非君非臣,民也。开民心智,牧民以德。明心智,则谋者广,谏者众。晓以德,则文不爱财,武不畏死。越百十年,天下终可大治也。

明其心智,莫非教育。当今之际,宜倾举国之力,广育人才,播于四方,加以恩泽,则不数年,天下之计皆为我所握。又广开言路而交好人,不以万民为愚,政通人和,盛不远矣。

为人者,才高则气盛,难于管束。从古至今,乱国者所恃惟才耳。欲率天下,必先与内立德,与外立威,谦和而不扬,威严而不狂,则万民归心。于教化,则文以倡孔孟,晓天下义。

或曰君不贤,请取而代之。可行夷制,使取之有道,万民皆服,焉有乱国者之皮附?

乱世之间,惟逞强耳。结弱而遏强,结善而伐恶,天下大义也。然蜀亡于战,不可不察。时机未到,统一之势未成,外战非常道,非到急迫之时,不可用也,且作壁上观。若外乱而内治,则民心向背立可见之。到时戮力,则一战而功成。

今观乱世不忍,聊发狂言,且作笑耳。

No comment yet
August 3rd, 2006

今天,朱若辰又发给了我丁贝莉的照片。然后大谈他的狂追理论和长篇YY。YY得我都看不下去了,孩子真可怜啊。

然后呢,岑又在唠叨着,觉得自己危险,谈恋爱能力几乎为零。没想到他也会有此难言之隐,孩子很可怜呢。

最近颇不宁静的时候在看《三国演义》,看到赵子龙大义凛然地说“大丈夫何患无妻!”的时候甚是感动,以此勉励诸位。

的确,看着身边的人成双成对,难免会乱了心性。然而人类的出色之处在于,能够用理性的思维抵制生理上的诱惑。而关于这件事情,我早就想清楚了。

高中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曾彷徨过一段时间,但是其后,我用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思考清楚了这个问题。

首先,我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其次,恋爱是个奢侈品。这意味着,作为穷人家的孩子,在爱情和学习两者只能取其一。推论就显而易见了。如果选择爱情,那么将来没有出息,到手的天鹅也会飞走。而努力让自己将来有出息,即使找不到大学时代的爱情,也至少可以找个老婆,说不定还能再找个情妇过一辈子。从那时开始,我就发下了毒誓,若在大学期间谈恋爱,就自断一趾。

这样一来,我高中的时光,虽然也有许多乱心性的事情发生,但是也默默走过来了,而大学,也将如此。

当然,大多数人并不似我一样是个穷人家的孩子,所以可以两者皆取。但是不管怎样,希望大家能够安然处之,毕竟嘛,“大丈夫何患无妻”。

No comment yet
August 1st,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