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May, 2006
No comment yet
May 29th, 2006

由于项目不是很多,一共才18个,打算逐个点评,虽然与我无关,随兴而来。点评有褒贬,无恶意。

CS01  海口景山学校网络跳蚤市场

看题目应该是一个网络交易系统,类似eBay或taobao这样的平台。其实我认为,搭建这样的平台并不难。难点也无外乎是避免漏洞,大流量的稳定。看学生做得怎么样了。好像eBay是用ISAPI搭建的,taobao是用JSP搭建的。如果学生用ASP搭建的话,真是捏一把汗。

CS02  电脑语音复读机

这方面的软件实在不胜枚举。CoolEdit、GoldWave……觉得与其尽善尽美地开发一套软件,不如配一个好的耳机和麦克风。

CS03  模块式互动即时三维应用引擎的开发及应用实践

上海赛的时候看过了。但是没看仔细,感觉是从软件工程的角度创新?总归高考好运。

CS04  Extensible Medium of Languages of Programming

可扩展的中级编程语言?不知所云。觉得语言里面最漂亮的还是Python,最严谨的还是Pascal,C++就图个方便嘛。

CS05  基于Bayes-Plus的信息发布预审查系统-三大突破打造智能化信息过滤

天哪,GFW升级版本!感觉其实也就是垃圾邮件过滤的Bayes方法,不过是训练用的样本改变了,变成了对GCD有利的和对GCD不利的。从技术角度,也算应用的创新。从个人角度严重BS这样的谋杀言论自由的行为。

CS06  基于双视角镜头及神经网络图像处理技术的目标识别、跟踪及定位系统

用双摄像头还原深度图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一提到目标识别就想到了雷达。这样的项目,题目很大,得看具体做得怎么样了。如果作者对项目事无巨细都很了解,很有竞争力。

CS07  闪电风暴Flash播放器

每次创新大赛都有Flash播放器,真是无奈啊。

CS08  半自动个人电脑光标定位系统

是不是和Haotian的项目很像呢?不得而知。

CS09  铁路乘客个性化信息服务平台的研究

做系统的总是很难评价,因为工作量的确很大,但是创新很难找。又不能为了创新而创新对吧。这样的系统,做得好的话还是早早套现吧。

CS10  Vijos 高效信息学在线评测系统

是不是类似USACO的在线评测系统?现在这样的系统很多,关键是能不能提供详细的出错信息,好的错误反馈才是这样的系统的精髓,否则Shell一下FreePascal就太没意思了。

CS11  依赖于视点的三维模型的渐进压缩与传输方法

看到演示还是很不错的,明年靠你了。

CS12  基于日志的计算机取证技术研究

好像是一个监控软件,将电脑的操作事无巨细地记录到.log文件里面。其实这样的软件就太简单了。如果加了智能系统,能够将高危的操作提示出来还有点意思。

CS13  学生公寓智能考勤系统

又是一个系统,今年的系统是不是多了点?打卡机不是有很多了么。其实这样的系统更关注的不是智能,而是方便。

CS14  抽油机智能控制系统

看来是个单片机作品,其实应该分到EN去,很是无奈。什么时候家里抽油烟机安一个电脑就真是Digital Home了。我家的努力方向啊。

CS15T 咪表付费提示及停车场查询系统

不知道咪表是什么。但是付费提示的软件不是有很多了么。

CS16T 虎符算法及其在802.11无线网络安全中的应用研究

Google了一下,没看到虎符算法,其实很怀疑没有扎实的数学基础怎么搞网络安全,就像怀疑WAPI的安全性一样,谁有WAPI的技术文档?

CS17T 利用仿生学原理监控计算机病毒

难道是免疫算法?或者是自创的算法?总之,要低误判啊。

CS18T 亲本选配管理系统

看来是和BO相关的,我家的农田早就荒废了,用不上。

全国赛评委口味很怪异,我的点评只是代表个人意见。飘红、加粗仅代表个人爱好。

No comment yet
May 27th, 2006

大概6月4号左右就要离开上海了,今天在到处瞎逛的时候,才开始点滴回忆这些日子。

是不是有人说日三省吾身,那么我是三年省吾身咯。说说那些事情,那些三年了,在我脑海里面一直记得的事情。

记得第一次到上海,人生地不熟的,没有亲戚,只有两个朋友。而父母也就这么放心地让我来了。当时很多人不理解,现在也很多人在问,为什么父母就这么放心我的这个年纪。父母报之一笑。其实我猜,父母当时也是捏了一把汗的吧。第一次在上海的大多数时候是呆在旅店里,饿了就去KFC或者M记,最丰盛的一餐记得是到ZL家。ZL的父母都很热情,让我很不好意思。两年后,又来到了ZL家,ZL的父母还是那么热情,我还是那么不好意思,记得最清楚的是ZL的妈妈夸我懂事了。

今天穿过天钥桥路,走啊走啊,居然走过了文定路。突然想起接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私活就是在文定路上。那个爽快的老板我还清楚记得。那家小小的公司我也清楚记得。有时候记忆太清楚也不是什么好事,比如刚刚坐在89路上的时候恍惚间觉得自己正在接活的路上。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那个Outlook,那些个按钮都是好遥远的事情了。那个时候,Chice才刚刚保送TSU呢!那个时候,我还在忐忑第一个NOIP一等奖呢。那是我赚到的第一笔钱,也是至今唯一一笔名正言顺的钱。

更早些时候,在徐家汇还发生过一件事情,我记得我曾经提到过。那是在年前,我在上海第一次被一个参加工作的朋友请客。然后顿悟,每个人都不容易。那顿几十块钱的饭局,那湖北泡椒都深深刻在脑海中。在高一,似乎我还懵懂未知。

顺着肈家浜路往下走,坐着43路,过了两站之后,到了枫林路。枫林路的对面就是岳阳路。第一次到岳阳路可以追溯到高一上学期,到朱老师那去复核NOIP的成绩。高二的时候,那是个九月份,当时和晓轶在他家汗流浃背地弄那个小机器车。余老师一个电话打过来,说青少年科学研究院的事情。于是呢,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下一周到了岳阳路。从此,每两周,都要挤一次43路,走一长截的路。那一年,第一次到了南昌路科协。当时不熟悉,手里只有科协邮来的一张地图,稀里糊涂地坐上出租车就来了,这大概也是后来去市科协都打车的原因之一吧。那天热热闹闹地开始和结束,我来得晚,站在最后面让人最不注意的一个角落。随后,认识了张逸中。

不知道这是不是代表了一种模式化的逃离,或者本身就是模式化的一种。还记得肖审克的救赎里面,那个黑人的话语,有的人已经模式化了。但是,有的鸟儿是关不住的。

然后,我的日子逐渐偏离了高一的简单。那天倾诉的时候还在怀念的那种简单。上课,做作业,看闲书,自学,偶尔踢踢足球,打打乒乓。人怎么能回到过去呢。

忙忙碌碌地开始。上次有人回忆WEC的情景,我和晓轶睡一个房间。真是幼稚得快乐的时光啊。我们甚至还抽空溜回学校上英语课!那天晚上,隔江相望的外滩很繁华。

去年七月份,自己在上海一个人过了一个月。那一个月,是过得最清净的日子。清心寡欲。而后来,高三,反而充满了太多不切实际的欲望,强求。

那些日子,回不去的日子,却烙下印子,成为抹不去的一部分。

No comment yet
May 25th, 2006

D.穿越时空来到复杂多变的清朝

扮演职业:护国将军

充分发挥你潜藏的魄力和管理能力吧,你一定是将军的不二人选。

出没地点:黄沙战场

时代目标:这是一个复杂多变的时代,人民的安危就更需要你的守护。拿出你的勇气和潜能来创一番伟业吧。

怡然家庭:也许有时你会觉得旁人总是无法理解自己,做事的时候总是波折重重,这时你需要的就是一位有着温暖笑容和细腻心思的爱人,她会为你排忧解难,而且绝对不会背叛你,这就是害怕寂寞的你最需要的家的感觉。 

http://astro.sina.com.cn/t/2006-05-25/112729442.shtml

No comment yet
May 22nd, 2006

不知道最近在想些什么,想得很杂,梦也做得很杂。梦到了一些很多年前的人和事。昨天网上碰到皮雳,按照惯例,又谈起了初中的同学。听说了某个同学得了抑郁症,心里很不是滋味。还记得小学的时候,班主任对我和他说,你们要是不进清华北大真是可惜了。而他现在却因为得了抑郁症而留级。

今天早上模模糊糊之中,12号那一天的情景又梦魇一般地浮现了出来。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是摆脱不了这样的梦魇了。如同初三的那段时间,那一段长长的梦魇。我曾经错误地以为高三的时候不会重蹈那样的覆辙,某种意义上说,我成功了;另种意义上说,我还是没能逃脱。

早就悟出来事事无完美,怎么又谈到我贪心的欲望了。今天早上起来,开始背单词,好不容易背了十六个。看完Mission Impossible 3后大概情节刺激得我全忘了。从昨天就开始写代码,希望进入状态,结果两天只写了四行,咳,我把我的青春大把大把地挥霍到哪去了。

心神不宁的,仿佛心要从七窍中飘出去落个逍遥似的。总是在楼上望着楼下的风景就有跳下去的冲动。不知道这算不算变态的一种。始终而言,有一个地方我们总是要去的,那个地方是那么神秘,因为去过的人没有告诉过我们那边到底是怎样的。

从来不曾从楼上往外跳过,却在小学的时候从楼上往里面跳过,傻傻地摔伤了鼻梁。据说当人落下了七层左右的时候就失去了知觉。那么说来,从Sears Tower往下跳真是个不错的Idea,只是,若脚上绑了弹力绳就更好了。

 

人是群居动物,那觅食的鸽子也是,那湖里的鸭子也是。但是他们却喜欢独自行动。他们自己觅食,也只需要觅食。有时候需求简单得超过了任何复杂头脑。 

No comment yet
May 20th, 2006

貌似我每次遇到的结束用一个最合适的形容词来形容居然就是无厘头。这也实在怪不着我,只是每次,都太蹊跷和突兀而已。

还记得初三的结束。莫名其妙地,老师在某个五月中旬宣布,最后三节课不上了,大家各自回家。于是,同学们都毫无准备地接受了初中生活结束的现实。

初三最后的一次同学聚会的结束就更加莫名其妙了。因为某个同学喝吐了,因此家长来接,于是大家都作鸟雀散。而这次以后,好多人,既没有联系方式,也没有联系欲望,再也见不着了。

有谁曾经在初中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要每年都聚会的。而今相距遥远,要如何兑现诺言。即使大家在一座城市里面,但一些人活着,一些人不那么活着。活着的差距,最后竟变成了不能相见的原因。

妈妈曾经在我小学毕业,兴致勃勃地填同学录的时候不无道理地说,其实没什么意义。那些个留言,故弄玄虚地留言,是否还有人留着?而我们的联系,随着家里电话号码的一变再变,变得再难寻。

虽然Avril说It's My Happy Ending,或许每个结束都不会完美。怎么可能,怎么会,怎么办,怎么做,怎么这样。

是谁曾经说过事事无完美,然后又在这里自我欺骗似的期待着完美的结局。因为从来不喜欢喜剧,所以才喜欢看真假驸马,虽然最后心里憋屈得很。

一段故事荒唐地结束了,还有另一段滑稽的故事要开场。

No comment yet
May 19th, 2006

题目有些抄袭自《医生杜明》,这篇小说本来真是一篇小小说,现在居然发展成了长篇。具体内容好像新浪已经登出来了(http://bookreg.sina.com.cn/serialize/writing.php?wid=5069)。

还是那个问题,外表纯洁无瑕的孩子就真的只是孩子么。从表现真的就能看出每个人想的什么么?每个人都用重重叠叠的屏障包裹着自己,能看得那么真切么。

外表不那么纯洁无瑕的人真的就是那么的早熟么,或许,他只是用另一种方式伪装自己的不成熟罢了。突然想起了老大。那个第一天到寝室就给我们普及XX教育的人。然而,居然在某年某月某日,涉世未深地被人骗了钱。

我无法看得那么真切,却看得见,那些孩子们,真的只是在玩耍,真的只是孩子么。小时候的孩子总是伪装着成熟。而长大了的孩子却总是伪装着幼稚。

那人说得对,这么多年了,没有人会是干净的,为什么却总要陷入一厢情愿地臆想里面呢?或许,我还真是希望孩子吧。

No comment yet
May 18th, 2006

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

喜欢Matrix很大程度上喜欢这句话,比“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直白很多却又不乏深度。今天回到上海之后,看到其他人的父母,不乏有点想家。一个人独立惯了,真难得想起家里,想起家里的大床。

回到寝室,收拾东西,把买的东西拿出来,摆弄好。把换下的衣服裤子袜子丢进洗衣机。把剩下的一些钱存银行。忙完这一切,已经是下午三点了。这才觉得父母的好来,如果父母在,自己大可以什么都不干地躺在大大的床上,把电视随便拨一个频道就开始会周公。

突然有些怀念前几天的日子,特别怀念那座空荡荡的教堂。如果能一辈子那么坐着,恐怕早就能想清楚一些问题,不会困扰那么久。

下飞机后,一阵失落,嗯,是啊,凡事有始必有终。如今一件事情终了,应该高兴亦或是悲哀,应该失落还是笃定,应该微笑面对还是仓惶跑开。毕竟,我要的活着不是一个LOOP,即使是困难地熬过去。

再苦涩的日子,也抹杀不了希望。况且,我的路还在前方。思考着是不是应该先去海南游一周的泳,再找个寺庙参半个月的禅。

No comment yet
May 15th, 2006

成人的世界很复杂,成人的世界很精彩。

比赛完成之后,现在突然意识到,自己终于脱离了小孩子的游戏了。和那些他们一样,终于来到了一个共同竞争的平台,不分年龄,不分国籍的竞争平台。我想,那么,可以开始了。五月份以后,一直在调整自己的视野,明白了自己要做的再也不是玩具了,而是开始一项事业,虽然不一定现在。

自己还是太幼稚,和同龄人比,自己的心智太不成熟了。奶奶教训的话懂得了却从不用得。怎么才能够一夜长大,怎么才能够成熟思考,不再说错话,做错事,能够掩盖住自己的一切,不再这么透明。自己总是过于诚实,不善于经营算计,也从没想过这样做。但是,生活会以各种方式让人明白,什么样的性格才能够。

怎么改变,我从没想过奶酪会吃完的问题啊。等到奶酪吃完的时候,才猛然发现,开始抱怨,现在才开始想着改变。爸爸妈妈,为什么我16岁以前的世界那么单纯,以至于我任性得从来不磨砺收敛自己的性格。

如果说从来不对人撒谎的结果是伤害自己,如果说从来回答问题的结果是弄疼自己。那么选择撒谎和沉默是不是生活的妥协?我还没开始妥协,却在思考是否要妥协。毕竟,最难的事情便是与生活言和。

成人的世界很精彩,成人的世界很无奈。

No comment yet
May 14th, 2006

准备花在Chicago的三天时间打理下一年要做的事情。

去年的计划画上了一个不圆满的句号,但总算是结束了。还记得去年年初的时候有点半冲动地和爸爸说,“我想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年暑假我可能不回家,如果再一切顺利的话,可能寒假回家也要晚。”那么,五月十二号,这个计划结束了。一切顺利得难以置信,直到现在。

我想,可以开始准备ICCV 2007,ECCV 2007了,可以开始捡起丢了半年的数分和线代了,可以开始静心下来读两年只读了1/4的Concrete Mathematics。ISEF对于我而言,只是一个计划的终点而已,和我预计的一样。毕竟,“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小时了了,大未必佳”。

事情可以从很多地方看出端倪。到现在为止,事情有点偏移自己的预计和自己的预期。从WEC之后,从上海创新大赛开始,自己将Certificate看得越来越重要,而比赛中交的朋友也越来越少,到ISEF到了一个高潮,姐教训得对。

是的,张闻宇,我还记得我们在WEC上的所有快乐时光,那没有约束的快乐时光。是的,王雨轩,我还记得我们在北京充满腼腆的认识,互相想认识的冲动。是的,张宇晨,我还记得在外专大厦,我贴Post的时候你站在我展板前冲我笑的样子。

从一开始的兴趣使然,那个不算漂亮的Face Detection Module开始,从那第一个Experiment的统计开始,那个394幅图像的测试库开始,从第一篇充满幼稚语气的论文开始,所有一切越来越充满了丑陋的公式,算法描述、实验和夺人眼球的Demo。不见的是那份简单的Initial Idea,见的是对评委Taste的百般迎合。路越来越窄,即使是极其漂亮的想法,也被整个课题给掩盖。在抛开了Facool之后,我才发现了NameRank算法的意义,那是通过统计发现潜在的文本和图像语义上的相关性。事实上,通过NameRank算法,可以提升传统文本图像检索引擎的效率,提高检索结果的相关性。而这,在整个课题下,竟然被掩盖了。

如果不怕影响整篇BLOG的质量,我想简单记录下这样的想法。比如输入Apple关键字进行图像检索,可能会检索到Apple Company的相关图像,而不是我们要的Apple。通过NameRank算法,就能够获得整个文档向量和图像向量之间的相关性。肯定,关于Apple Company的相关图像在整个网络中是较少的,所以相关性就会降低,而其他Apple的相关图像和整个文档向量的相关性就会提高,图像检索的结果是将文本相关性和文本图像相关性乘积排序,那么关于Apple Company的图像就会排在后面去了。

没仔细考虑过,可能会有问题。

虽然Facool也是我的想法,我想,却不是我长长一段时间最想做的事情,或许在某一段时间受到某些人激励而膨胀成了最想做的事情。我喜欢的是做一些极其漂亮而代码工整的小程序,比如NS Vision、VSCC。而不是这样一个大大的两个由代码量庞大,40多个各种功能的各样嵌套的类,上G的外部支持数据所构成的系统。毕竟,我没学过System Engineering。

三天的空闲,可以想很多事情,而不是打牌斗地主。或许我真的做不了Scientist,而只能做一个Tradesman。我想,上帝在给人一块长板的同时就给了一块短板。而我一直自豪的是自己的眼光和洞察力。那么就静静观察预测一下到底会发生什么,在业界,在政界,在生活中。做第三人称的写作总是最有力量的。第一人称的视角总会扭曲。

很好的事情是,经历了这么多,偏离了30度之后,我又回来了。幸好计划只有一年而且结束,很好没有强迫自己做不能做的事情。如果放弃考TOEFL和Apply,会怎么样?这点,我还没有决定,但是我相信,无论如何,我都会追随我心。妈妈,你的信真的很谢谢,现在我会继续追随我心,不管能不能飞翔。

No comment yet
May 13rd, 2006

今天和德赛去了教堂。我虔诚地跪在十字架下面,默默询问了十分钟。和很久很久以前一样,那时候,我跪着众佛面前,询问同样的问题。他们没有回答,或者说答案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没有答案。

What is the purpose of our existence?
我们生存的意义是什么?

我想,我不是被神所庇护的那种孩子,我没有那样的天赋和可爱特征。所以下午和我那天的噩梦一样,该笑的不是我。然后你现在可以访问www.facool.net看看后果。是的,我再也没有精力和金钱来玩这样的一个大玩具,我玩不起了。

和姐聊了断断续续半个多小时,又很不男人地眼眶湿润了几次。回忆起这一年以来的事情,回忆起那些人,我不得不伤心。幸好姐最终提醒了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再也玩不起这样的玩具了,我应该沉寂下来努力学习了。我的数学分析、线性代数、拓扑、微分几何,数不清的知识等着我去掌握,一直很强的知识饥渴心理到哪去了?

今夜我不是主角,我的舞台在另外的时间地点。

我的人生不应是为了面子,为了奖牌,为了金钱,为了一个目标。我是本能驱动的人生。我的本能是学尽可能多的知识,当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要有光”。

我不被神庇护,我为自己所庇护,既然神祉佛陀不能告诉我答案。

Shanghai Story End.

三年前,我来上海的时候,没有想过现在这样的生活。我得到了出生入死的兄弟,我还奢求什么呢,奖牌金钱还是面子?不可能规划好一切,所以就让我一年前的精心策划在这里崩溃吧,不玩这个的游戏了。我要继续快速了结一段经历,开始另一个游戏。

我刚刚20,我还有15年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扔掉一个玩不起的大玩具后,明天买一个RoboSapien V2。 

No comment yet
May 12nd, 2006

不知道是从具体什么时候开始的,逐渐讨厌上了拍照留影,执着地觉得绝美的风景里面站一个笑呵呵的人就是破坏环境。这大概可以追溯到我第一次拍照,拿着那个理光的大相机,对了半天的焦,正要按下快门的时候,一个煞风景的路人出现了。

自从小学五年级,身材发胖变形之后,就很少在胶片上有自己的影子了,除了初三和高三的毕业照和无数的证件照,恐怕再难找到我的其他照片了。

今次,习惯成自然的,实在不愿意在自己的相机里留下自己身影的我自己却留下了不少残酷笑容在别人的相机里。这是不是对别人不公平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违背我心。有时候,你走过未干土地的时候,再怎么小心也会留下一些脚印的。而那些脚印,却在若干年后成为了远古人类的印记。那是父亲在网上急急保存孩子只言片语的照片的原因。

No comment yet
May 9th, 2006

记住奶奶的教导。

今天安捷伦的那个CEO说得真好。但说的具体是什么我倒是忘了。当时感动了一下,甚至都有哭的冲动。大人们总是夸台下的Crowed都是Big Brain,有非常好的将来,只有我自己清楚自己的位置。

我清楚,我和他们不同,我已经过了激动了年龄了,唯一能提起兴趣的事情只有Pretending。

他夸我们是能够改变世界的一群。或许世界是某些老人家的玩具,但是是我的全部生活。和小动物一起玩耍的人真的善良么?或许和19世纪的冒险家一样雇佣当地人探险就是生活?弄疼了蝌蚪和青蛙有什么关系?Impossible is the edge of imagination?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不会再来,说过的话也收不回来了。那些东西啊,那些words,那些civilizations,那些flowers,都随风飘走了。但是,至少,Scalett说过,Tomorrow is Another Day.

如果太阳燃烧殆尽,而熵又不能逆转,为什么说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只是因为我们生活在开放的宇宙?那么,壳子外面是什么?谁说过人脑不能及只是因为我们是碳基生命。如果怕弄疼脊椎动物,为什么不怕弄疼我的硅基生命?

看过十万个为什么,迷惘却更多。笛卡儿的图没错。

No comment yet
May 5th, 2006

偶现在在北京,维持到明天12点,有要来探狱的朋友赶快。

5月7号到13号在Indianapolis,14、15、16号在Chicago,要来探狱的朋友赶快。

今天在飞机上的时候突然陷入一个思维的Iteration,但是是在迷迷糊糊的时候,反而现在记不得了,但是半梦半醒间很是累。

昨天在公交车上突然想起了存在性命题,想起了笛卡儿,想起了我思故我在。

其实我思故我在也是一种幻象,如果自我意识不存在的话。说不清楚。如果世界是一个Matrix的话。

还想到了兄弟,时不时的想起老K,想起阿脸,想起小铁,想起阿彪,想起一鸣,想起瑞,还想起了岑。岑,你还好么?除了阿脸、小铁,希望大家都好运。

另外,这段时间手机开通的,要找我还是找得到,我没消失!

No comment yet
May 3rd, 2006

9:21,尝试用一天的时间记录一天所有想的,毕竟一天一岁了。

9:22,岁,想到了年兽,那头可爱的,传说会吃人,怕鞭炮的年兽。中国的传说就是这么可爱,甚至版画的年兽都是那么的可爱。太岁,那种吃了会延年益寿的东西,那个传说和原始天尊同庚的兄弟,那个堕入魔道的兄弟。

9:23,可见,岁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坏,但却逃也逃不掉,幸好只有父母和少数几个朋友还记得。生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坏,但却逃也逃不掉,幸好它不亏待我,纵然偶尔的寂寞。

9:44,对于生活,我和那老头一样,偏执地崇拜简洁性。而且,那老头成功了。如果真的能用加减乘除来概括的话,那么我想,我就真的可以去修心理学了。简洁而透明。

10:18,为什么最大的隔阂不是大峡谷,而是人与人的心?为什么Scarlett最后才明白Rhett对她的重要,为什么Rhett不相信Scarlett的真心话。人和人沟通这么折磨的话,那么简单和透明?

11:53,突然记起来每年的这个时候,以前在家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当时总是装作很懂事,不喜欢过生日。因为大人们也都不喜欢过生日。但小孩子喜欢,表姐们喜欢。表妹也喜欢。大家总是等开春,因为开春的三月四月五月都有小孩的生日。

12:01,世界应该是由我这样的懒人创造的,有人说。懒得过生日,懒得收拾行李,懒得,懒得。如果人不惰性,蚂蚁一样勤恳。每天早上,列了长长的一串List,到了晚上,才发现还是那么长一串,一条也没删,于是日期改到明天。

13:27,刚刚看到小时候玩的游戏的介绍。我总是在体育运动上欠缺智商,比如抽陀螺就总也不会。

19:30,坐车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生活中真的是充满了简化。甚至将让不让坐也归并为了一个简单的布尔运算。

21:06,手机上的备忘终于只剩下了一条,XX的生日。很奇怪为什么S60的日历没有生日备忘功能而只有纪念日备忘。如果说纪念日只是重复的日历项,那么这两者未尝不能合并。NOKIA简洁的,只是心。

21:09,几天无所获地到处乱跑,心不自由,身体的自由又有什么用。为什么有的人居然能够作为工具而存在,而有的人却是使用工具的人。如果真的基因技术能够像科幻故事一样预测人的一生,有人甘愿被奴役一辈子?那么说来佛陀是聪明的,他预测你会在下辈子不被奴役。

21:26,Things happened as life going down. Go along a street to seek the provenance.

21:35,一个老头叫到“始信真源行不到”,然后小孩一样地耍弄溪水。然而他是存天理灭人欲的。而那位翩翩公子,叫嚷阿堵物的名士也不过是在乱世残喘,丢尽了贵族颜面。这世上本就没有完人。

22:07,马克思说错了很多事情,但是至少有一件他对了。世界上本就没有什么救世主。Neo怎么会来。唯一可以依赖的,不过双手,还有双眼。贫贱如那个羯奴,一样可以称王称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