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December, 2005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31st, 2005

终于又到了年终总结的时候。

总体来讲,这一年真没干什么事情。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有些事情真的是无能为力。刚刚给EC写完E-Mail无比沉痛地告诉他我最终决定不报MIT了。松了一口气,因为总归是要准备ISEF的。如果没有ISEF,或许我真的会试一试,但是因为这,反复权衡,最终还是放弃了。今年放弃了很多。前几天才为了明天小小科学家,放弃了ICCV2006,今天又不得不和MIT说Goodbye。或许还有机会做Transfer或者Graduate Student,但是,那已经不是我的大学了。

还有一些金融上的问题,也没有时间来解决。机组、带宽,一连串和资本打交道的东西,应该找一个帮手。

前几天黄浦区一个活动的时候,旁边的老师问我,这半年过得惬意吧,天天被光环笼罩着。其实大家都是普通人,不是菩萨,怎么会带光环呢?我想,这半年更多的是在和懒惰做斗争,每次总是偷懒,然后进度很慢很慢。如果不偷懒,现在应该好得多吧。

年初的时候,闲散在街头,对我爸说出了一系列的预言。现在年底了,这些预言实现了3/4,还有1/4的预言等着我。还好,事情总是在向着好的方面转化的。而我也可以骄傲的说,事情朝着我预言的方向发展的。

增广上说什么来着,大家都是命,半点不由人啊。那么是否还有勇气说什么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说什么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呢?

今年有这么几句话留下来。

首先是宗悫的,愿乘长风破万里浪。这句话今年我引用很多次了,相似的,还有太白老兄的长风破浪会有时。怎么说呢,重点在长风啊,有长风才能行万里。而我的长风是否在呢?这是个存在性命题,这种问题一般按笛卡儿的观点是不存在的,因为我思故我在嘛,既然不知道长风思不思,那就不在了。

然后是终军的,愿受长缨,必羁南越王而致之阙下。这句怎么解?那可是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年代,充满着功名只向马上取的浪漫主义情调。在只要有军队,就能立战功的时代里面,才有终军这样的豪情啊。

下面是可怜贾生虚垂涕了。为什么呢?当时贾谊给景帝说,那个论天下大势啊,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忒伤感,不说了,以后苟富贵了不要忘记贾生的教导。

共勉吧。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28th, 2005

MSN Spaces看的人太多了,换了个窝放点Secret的东西。

网址:已被破解

用RSA 256加密,公布一些加密的参数:

D=10001

N=913F091B99DE1C42AAECA2FC37F0B4C9122C30C2A1F48B04061E7A55F0DE8CDD

E=不公布

在这里,D作为公钥公开,E作为密钥不公开。N为两个大素数的积,更多RSA的知识请查阅文献

成功解码出来的结果按照ASCII码表对应出来就可以了。

相信RSA 256的强度,阿弥陀佛……


使用RSA Tool 2,刘昊天同学成功解出了两个质因数:

C0EA2329246016B257E66D263017186F

C0BE5635124451A3246524810BE61D73

因此,稍加求解就得到了正确的E值。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计算机技术发展一日千里,RSA 256已经不够用了,大家赶快都用RSA 1024吧,同时告诉我们,把任何东西放到互联网上都是不安全的……阿弥陀佛,只有删除秘密BLOG了,可怕啊。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27th, 2005

希望是最难把握的东西,也是最虚无缥缈的东西。不过还好,希望是真实存在的。无法预测希望是否就能够成为现实,但是希望总是在那边的,不是愿望一样的幻境、也不如渴望欲望一样赤裸裸。

十年之后,我们会是什么样子?太难以想象了。但是,知道十年之前的我是什么样子,知道十年之前的希望,知道现在的我是什么样子,希望又实现了哪些。这让我知道,希望并不总只是希望,希望是有实现的成本,但也有实现的可能。

未来无法预知,能够把握的是现在。希望多么美妙而神奇的事情。不管走过哪扇门、哪道坎,都请不要抛弃希望。

我很幸运,因为我心存希望。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25th, 2005

首先,我这里谈的是一个狭义的神经网络概念。至于那些深刻模仿神经结构的系统(如达尔文系列)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最近很多朋友问起神经网络的事情,也想用神经网络来解决问题。其实,对于神经网络,我一直是抱着一定偏见的,主要是因为其理论基础。首先,神经网络的确可以无限逼近任何函数,主要问题在学习方法和隐层神经元的选择。学习方法上,反向传播算法是一个强大的工具,在很多情况下,的确能够达到全局最优解,但是,反向传播算法中实际是应用的梯度下降法来逼近的,因此不可避免的可能会陷入局部最优解,也就是训练中所谓的过度拟合。求解适合神经网络的过程其实可以看作一个状态空间的搜索问题,因此,大家又用遗传算法、蚁群算法等来搜索全局最优解。但是遗传算法、蚁群算法本身的理论基础也是不扎实的,无法让人信服。

要让神经网络能够搜索到一个比较好的解,需要大量的样本。就人脸检测问题而言,至少要2000个正样本及8000个负样本才能得到较好的结果。而这,就是模型的理论基础不扎实所付出的代价。

关于隐层神经元的作用,可以看成是降维,但是又没有PCA一类的明确数学含义,因此,无法准确得出降维的效果,也就只能用实验的方法来判断隐层神经元的个数。

瑕不掩玉,的确,对于一部分只知道输入和输出的黑箱子问题,又没有明确的数学模型,用神经网络来逼近是现阶段比较实用的方法。我的建议是,如果有明确的数学模型,还是要用明确的数学模型来实现的。比如有关时间序列的,可以用隐马尔可夫模型,关于分类的,可以用支持向量机或者Bayes模型,这些有扎实数学基础的模型一般来说可以用这些数学模型更加明确的指导设计。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24th, 2005

最近喜欢翻看以前写的文章了,其他的太忧郁,就这篇比较蓬勃向上。

很多文学作品,刚开始看到,眼前一亮,过了几天,几个月,也就黯淡下来了。

窃以为,真正好的文学作品,是不褪色的,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一样的震撼。可惜的是,小学初中的时间却被浪费在了无尽的垃圾文学中,徒耗无数光阴,实在是可惜。而直到现在,也没有读完四大名著,无能妄言。而那本论语,也是不敢再动。沙翁的名言熟记在心,而对于他的文章,却没有拜读,辜负了沙翁一片苦心。

那你读过什么?

除了那么多的垃圾文学之外,可能我只读过少得可怜的文学和不计其数的文献或者畅销书。或许鲁迅先生算一个吧!可惜的是,读的是先生的散文而不是先生锋利的杂文。

说起作品,或许就说狭窄了,更宁愿老师出一本书,再写书评倒更拿手一点。近代作家的书,真是很没有写的价值,况且,真正看完的,也算少数。或许,科幻类和科普类的很冷门,没人写吧,权当练笔。

记得最开始看《量子物理史话》的时候,是没有兴趣看下去的,这种传记类的文章要看完要很大的勇气。可是,越看却越有兴趣,居然放不下手来。

浅评《上帝掷骰子吗?- 量子物理史话》

那些科学的传奇,总是让后人惊叹。站在伟大人物的身后,就会感觉到令人窒息的魔力。或许,那些令人激动的奇迹年代已经不可能再来到,很多人碌碌地度过这些奇迹的年份,却没有发现,就是这些个人,改变了我们的世界和我们对世界的认识。这就是物理,或许是在当时无聊的数字消遣,却改造了一切。在现在,我们仍然缅怀那个英雄的时代,为没有生活在那个英雄的时代而惋惜。作者无疑也同样是复古主义者,悲观的表示,随着工业化分工越来越细,出现奇迹年的几率也越来越小。科学历史上一个人将科学独自推进300多年的盛况已经不复存在。而且,科学和现实的差距似乎是越来越大,高等物理越来越成为玄之又玄的哲学范畴,这也是现代科学的无奈之处。如同作者描述的哥本哈根解释一样,似乎更倾向于冥冥之中的有神论。

光到底是什么?从这一个问题出发,作者引出了在物理学界争论了数百年的光本性问题,那个小问题,曾经困惑了多少伟大的人物,又有多少人为此郁郁而终,那一连串光辉的名字:笛卡儿,牛顿,波义耳,胡克,赫兹,波尔,爱因斯坦……让这个问题变得更加戏剧,他贯穿了现代物理学说的始终。经典物理学的终结,现代物理学的革命,都蕴藏在上帝的要有光中。

为了上帝的一句要有光,无数的伟人前赴后继,就是为了那神圣的光。在三次的微波战争中,无数的科学家倒下了,到底是波还是粒?现在的小学生可以给你一个最简洁的回答:波粒二象性。可是就为了这样一个统一的结论,牛顿倒下了,托马斯·杨倒下了,开尔文倒下了,他所预言的两朵乌云最终带来了后天般的场景。大统一的理论终于由爱因斯坦一代建立了,成为了现代物理学的根基。而波粒二象性也由波尔哲学般的波塌缩成粒子的哥本哈根解释并没有使得爱因斯坦信服。上帝从不扔骰子就是爱因斯坦对此的回答。怎么能够容忍观察者看到就塌缩,而没看到就恢复成波形。这实在是无神论者无法忍受的。

由混沌和量子建立的地基上,我们刀耕火种的建立新的物理架构,或许这就是物理学的宿命?毁灭后的重构,然后再毁灭?不得而知,倒是更希望物理学不要变成另一种形而上学,更希望看到物理学的未来,那种改造历史的未来。还会不会有激动的奇迹年?只能拭目以待。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21st, 2005

在上海快三年了,昨天和老五边吃香肠花生边叙旧,就觉得这两年半真的是变化了不少。

昨天看乔布斯在斯坦福的演讲,听他说睡朋友寝室的地板,把别人废弃的可乐瓶拿来换钱买吃的,去教堂蹭吃蹭喝,觉得自己太幸福了,或者说罪还没受够。

我这三年来过的是什么日子呢?

记得03年的时候,如果我们不在学校吃饭,就跑到校外的河南拉面那去吃,¥3.5一碗,还可以加辣子。然后呢?偶尔去吃吃振鼎鸡。然后呢?去吃牛排。然后呢?然后就开始吃炭烤、吃火锅、吃西餐,看着什么好吃吃什么,逐渐摒弃了第一年的拉面、牛排、肯德基和麦当劳。口腹之欲,真的是罪过。

03年学期末的时候,江建请客。他也不容易,一个人从江苏到上海来,做着一个月2000多块钱的工作,勉强能够糊口。那天他女友也在,吵着要去麦当劳。但是最后,江建还是带着去了一家湖北餐馆。其实这家的湖北菜倒是蛮好吃的。最后,菜没吃完,江建很仔细的打包带走了。现在想想,觉得大家在上海生活也挺不容易的。而我这两年在上海的生活,是不是太容易了点?

出门打车,吃饭挑剔,丝毫没有感觉到生活的艰辛。没有艰辛的生活不是真正的生活,而我的日子,我的生活,需要反思。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19th, 2005

__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舜发于    之中,傅说举于    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      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人恒过, 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        ,出则无        ,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另,提供圣斗士哈迪斯篇BT下载地址:

http://bt.dmhy.net/sharedetail.php?shareid=8648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18th, 2005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您的成绩:28分
60%
你是一个相对来讲不是很定性的男生。在你的生命中,有很多你相信比自己的爱情和女朋友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更重要的东西去珍惜。你不愿意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放在爱情和她身上,你总是怀着“男儿当自强”的心理想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在忙碌期间,难免会发生忽略了她或者没有办法陪她的情况,而且学业事业中不可避免的异性交流,会让很多异性都对你产生好感。有时候你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对她一个人专情,青春只有一次,你甚至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为如今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的想法后悔。有的时候你真的很想关心一下自己的女朋友,却又不知不觉地想起了别的女孩,你还是需要一个人静一下的。

小妖建议:没事的时候多去美女多的地方转一转,俗话说得不到的,少见的就是最好的。当有一天你看腻了美女,你会发现她在你心目中是最美的。

测试地址:http://astro.sina.com.cn/ot/2005-04-18/113817314.shtml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17th, 2005

当追求的东西带来痛苦的伤痛的时候,是否还能够仍然因为快乐而去追求呢?唯乐主义原则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失效?这种失效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我是坚定的弗氏支持者,因此绝对相信唯乐主义原则。那么,是否存在一种情况,使得这两种因素自洽?

今天偶然翻阅张宇晨的BLOG,发现那样也不错,能够看很多书,虽然绝非善类,但好看不就成了么。记得自己小学的时候,不也捧着那些小说,那些励志书津津有味么。现在的我为什么沦落为了这样?翻看过去的《舌战羊皮卷》居然一种陌生的感觉。

当机器人悟出了这个道理的时候,也就是著名的第零定律,那么,为了更多人的利益,另一些人的利益必须牺牲,为了大多数人的幸福,少数人的幸福必然放弃也就成为了一种宿命。

那么可否说,当逻辑上升到为了长久的利益,眼前的利益必然放弃,为了长久的幸福眼前的幸福必须牺牲也符合了唯乐主义原则的逻辑。

留一条路将来再见吧,然而路漫漫,又怎样回到这个路口?

 

最近的文章越来越逻辑混乱了,有人能看出隐线么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15th, 2005

生活质量测试

总体质量:

5.3

心智:

5.7

身体:

6.3

精神:

7.5

家人朋友:

1.5

爱:

0

经济:

4.8

测测我的生活质量!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14th, 2005

在当今世界,民主国家始终占有重要地位。民主国家一直引民主社会制度为傲。

可以说,民主制度是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的结晶,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是否可以说现阶段的民主制度,特别是西方的民主制度已经是完美无缺,而其他国家可以直接引用呢?

每个国家有每个国家的实际情况,而西方民主制度也远谈不上完美。多党联合执政或者两党轮流执政导致互相扯皮推诿的事件层出不穷。因此,在民主国家,特别是老欧洲的国家,社会改革的阻力相当大,社会进步很慢。

民主制度的建立使得国家为当前利益的最大化而据理力争,为人民谋求利益。但是,这种鼠目寸光的做法只能保证国家利益的当前最大化,而为以后的可持续发展带来了灾难。可以说,二战时期民选的希特勒魁首和当前的伊拉克战争就是所谓“多数人暴政”的现实版本。

就此而言,是否可以认为民主制度即将消亡?显然不是。世界头号大国仍然是个民主国家,民主制度是当前众多社会制度中,可以说较为成功的一种。因此,发展民主社会,让人民当家做主仍然是中国政治改革的重中之重。

改革不是革命。渐进性的改良主义可以给我国带来巨大的好处。既避免了流血革命中的巨大伤亡,也能够保证社会的良性发展。换句话说,革命不见得能够摧枯拉朽改变一切,往往只是山头变换大王旗而已。最近的乌克兰橙色革命以及中国历来的农民起义都能够说明问题。

改革,特别是在吸取资本主义国家的优点之前,首先要认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说起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很多人深不以为然,甚至以社会主义制度为自卑。

首先,随着社会化大生产的发展,市场经济的不足会逐渐暴露,无法快速统一调配物资,因此阻碍了社会的发展。可以看到,当前的托拉斯企业常常会雇佣大量的顾 问来提供对市场的预测,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而社会主义社会可以通过国家机器调配大量资源到需要的产业,可以前瞻性的完成生产调剂任务,体现了集中力量 办大事的特点。就这一点而言,从理论上,社会主义是优于资本主义的。之所以当前社会主义国家在实力上远不如资本主义国家,是因为从社会科学的发展角度而 言,现有的科学技术力量远远不能满足实现计划经济所需要的集中调配、集中生产,因此在实践的过程中比不上市场经济。

因此,具有中国特色的民主体系必然要建立在社会主义的基础上,也就是说,要保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要保证社会的性质不变。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的稳定,保证国家的发展潜力。

首先的改革要从基层民主做起。现在的直选还做得不够。直选要选到哪一步呢?依我看,要到市长、市委书记。要树立地方的干部班子为人民服务的观点。免得地方的首长三天两头的往省里跑,中央里跑。

地方上的选举要做到全民,但不是党派之间的选举。也就是说,可以是无党派人士,也可以是民主党派的人士,也可以是共产党员,但是不以各个党派的名义进行选举,不过分造势。选前的活动由上级部门统一安排,特别要保证公正公平,也就是说,要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

选举可以采取多种形式,但是在候选人的确定上基本原则是符合有关条件就可以上,并且必须保证至少有两个候选人参选,否则不符合规定程序。

司法独立,也就是说垂直管理是当前阶段防止社会结构发生问题的重要手段。没有限制的权力是可怕的。因此,可以打破司法的垄断性。允许地区检察院调查任意一级部门并提起公诉,可以不在当地,甚至不在该省。司法运营的经费由国家统一由专人支付,不再通过地方行政部门支付。

对于司法机关的监督由上一级的司法机关负责,其他划分结构仍然可以维持不变。

对于中央高层的产生,可以维持现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不变,人大代表由直接选举产生,可以参照市级干部的选举办法,由各个省区调配人大代表的名额。

这仅仅是政治制度上的一些改良的建议,还没有进行必要的调研,也只是博君一笑了。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10th, 2005

Chaotic, fantastic and dramatic.

I don't care who I will be, somebody or nobody. My drama will show up soon. It is a comedy about my whole life. Comedic life isn't equal to happy life. One's tragedy can be others' comedy. Humanity isn't all about love, giving and forgive. There is an evil in everyone's deep mind.

When we talk about evil, more attention should be paid to avoid the exploding of evil. So, my child, help others find their true and enjoy the happiness of giving.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9th, 2005

http://www.outosky.com/9/nine.asp

 

第二型助人型

二号特性:帮助者

基本恐惧:不被爱,不被需要

基本欲望:感受爱的存在

对生命的要求:如果有人爱我及有人被我爱护,我就 OKAY 了。

特质:感性,热心,友善,取悦人,时常感觉自己付出得不够,乐于助人,甘于牺牲,占有欲强,有 ( 感情帐簿 ) 。

顺境 ( 可以爱人及被爱时 ) :富于同情心,体恤别人的处境,付出无条件的爱。

逆境 ( 没有爱或被背叛时 ) :横蛮无理,操纵性强,对人有过分的要求。

处理感情的方法:过分强调别人的需求,而忽略了自己的需求。否认:本身的需求,对生命的失望,愤怒感,被伤害的感觉。

身体语言:柔软而有力,愿意与人有身体接触;面部表情;柔和,多笑容;讲话方式 / 语调:速度倾快,声线较深,自嘲,有幽默感。

常由词汇:你坐着,让我来;不要紧,没问题;好,可以;你觉得呢 ?

工作环境:强调合作性,大家同向一个目标迈进,没有人际纠纷。

不能处理逆境时出现的特征;戏剧型性格:

骄傲:对爱的极度需求;享乐主义;具高度诱惑性;任性;戏剧化 ( 吸引注意 ) ;不要求 / 不容许别人帮助;感情易受牵制;反智主义。

二号警钟:取悦人;表现过分友善;太关怀别人的处境;太过慷慨;过分阿谀奉承;填补内心的空虚;不能确定别人的好感是否真的;不懂得接受别人的赞誉。

座右铭: 施比受更有福

典型冲突点: 偏袒某些同事,引起其它人的不满,小圈子

优点: 令人觉得特别 / 被欣赏

缺点: 听话就有好日子过,否则不管你

最适应工作环境: 很多人际沟通,被重视,被爱戴

不适应工作环境: 缺乏正面的人际沟通

管理方式: 感性,助人成长,全都往肩上扛

令人不安地方:2 号的爱有时令人窒息;缺乏客观评估标准;爱人变成害人

沟通要点: 保护人性化;清楚二号的盼望;帮助二号讲出本身的真正需求;不要让二号为你付出太多;小心二号将你的批评当作人身攻击;恰当时有一定的身体接触

激发要点: 让二号感觉伟大;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暖二号的心;注重一对一的沟通;帮助二号提升自我价值;二号害怕当众出丑,容许二号有足够的时间及资料去学习新事物 ; 二号害怕冲突;向二号确保冲突不会影响别人对他的好感;

时间管理: 时间不属于自己的;解救方案;防止二号越帮越忙,令他们分辩出他们想付出的未必是别人需要的;二号不容忍人际空间,提醒二号有时要袖手旁观,给予别人成长机会;鼓励二号先作好自己的工作;提点二号不要将人家的问题扛在肩上;

达成协议: 二号要面子,令二号有下台阶

常见问题: 扮演牺牲者,事事个人化

解救方法: 不要容许 2 号承担太多的责任;将事与人分清楚;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8th, 2005

突然开始怀旧……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昔有曹孟德诗云:“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叹曰,得无孟德亦有此心乎。忆孟德少出时,洋洋乎亦为人称之,此却物是人非,而谤为人佞,是可为之叹!又得乌江旁,仲夏夜,沐猴而冠者血洒,引千古志士扼腕。然者何,其沐猴而冠者发于江东,亦败于江东,其为人也,妇人之仁,却以暴佞称,是可笑也!

 

先刘玄德出蜀中而成霸业,引为美谈。李白出蜀中,亦为千古风流一人。

 

更相近,烽火起,蜀中豪杰竞相王。其蜀中一地,为王者百十人也。各地不堪比肩。

 

故曰:蜀人得出菱门以自贵。自古至今,往不焉然。而今望月,却发乌鹊南飞之感,犹叹绕树三匝,无枝可依之恨。是为人臣子,而犹无用之慨,哀命运之恒艰,渺沧海之一粟。东坡于今月下,亦有寄蜉蝣于天地乎?哀人之难,盖以无用称。有志大才疏者,亦有满腹经纶者,却因伯乐之无为,饮恨黄河,发李广之感而醉无生,醒无死,一盖荒废,岂不惹人心痛乎!

 

吾已十六过矣,见诸往事,而发今世之慨,恐又遗人笑柄耳,就此投笔于癸未初冬申时。

No comment yet
December 4th, 2005

-The Future of Life and Computing

 

The world is changing. There are many differences from 20 years before and it will be more different 20 years later. What will it be? That is what we should do now.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echnology, our life will be easier. What does easy life mean? It means we can live comfortably without caring life details. More intelligent electric are needed.

 

Powerful computing is the basic of those complicated intelligent algorithm. Who leads the future of super computing? The future of computing is O(1). Who could reduce O(N) to O(1), O(2N) to O(N) will be the future. Grid, cluster can approach the aim, but couldn't reach the aim. Quantum computer may be the best candidate among them. How to make a quantum computer is still an unsolved problem. We don't know the details of a quantum computer yet.

 

Intelligent algorithm is a big challenge on computer ability. But there is much things need to be done today. Traditional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is a perfect thought on human's brain pattern. Searching is man's only ability in solving problems. More efficient searching based on background knowledge will be developed. 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 will play a important role i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with a long time, but ANN can't reach the goal to build a hominine brain. A hominine brain must be an invention of new technology in searching method.

 

However, it should be my duty to do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