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rom February, 2005
No comment yet
February 16th, 2005

明天就要走了,到上海去。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突然说起了梁叔叔一家人的近况。梁叔叔大概是在去年四月份去世的,当时肺癌很严重。事情已经过去大半年了,梁叔叔的女也嫁到了江苏,家里就只有谢阿姨一个人守寡。

当年,梁叔叔还没有病的时候,也浪荡了几年,但是,在生病后,终于在病床前说,还是原配的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梁叔叔说的这句话,姑且算作对的吧。谢阿姨现在还不老,40来岁,却没有再婚了。

梁叔叔其实是个好人,说句实话,在我心中,他就是一个真正的爷们。喝酒耿直,办事也耿直,只是不太爱管家。梁婷婷就是在他和谢阿姨闹离婚那几年给惯坏的,后来就没再好过。

梁叔叔的病是在三年前发现的,那个时候,他刚有一个战友因为癌症去了。事情就是这样莫名其妙,说来就来了。他还想活下去。这个时候,那么多的红颜知己都不见了,只有家里的黄脸婆还在照顾着他的一日三餐。这就是老婆和情人的区别。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限来时各自飞”不过说的是一种情人关系罢了。至少,谢阿姨就无考虑以前的纠葛而对梁叔叔不离不弃。

这样的人,或许才是能过一辈子的人,她不漂亮,但是不会嫌弃你,不管你什么样子。她爱你,不是因为一时的感动,也不是因为金钱地位或者小女生稀罕的外貌,那只是一种相濡以沫的责任。

现在手牵手的男男女女,又有谁明白这样的责任?而谁又不是只为了一时的快乐?那才是“大限来时各自飞”。

而叔叔阿姨他们,40多岁了,岁月早就蹉跎了所有的艳丽外表,系住他们的,也只有责任。

或许这就是普通人的爱情,真的是很普通。

No comment yet
February 15th, 2005

某个月朗星稀的晚上,一只狮子在入睡之前想:“明天,我一定要逮到跑得最慢的羚羊。”同时,一只羚羊在入睡之前想:“明天,我一定要躲过跑得最快的狮子。” —— 无论如何,太阳升起之后,我们每个人都要奋力奔跑 .....

摘自:http://netlab.cs.tsinghua.edu.cn/~yxia/class.html

No comment yet
February 11st, 2005

今天奶奶有点生病,应该是劳累了。老年人,真的让人很担心,特别是冬天。现在才理解了所谓的过冬,其实就是熬过冬天,因为过了冬天,又过了一年,又能迎来一年的生活,真是件美好的事儿。

在家里有很多事情做了,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和同学们聚会,和家人在一起玩乐。姐姐们都已经长大了。一个姐姐更成熟了,另一个姐姐虽然还是那么幼稚,但是也换上了所谓的OL装,一副成熟的样子。妹妹也长大了,虽然我看不出来,但是至少不哭了。

本来我也许会一直这样认为的,直到今天晚上,奶奶生病后,姐姐和舅舅吵了一架,才发现,其实,姐姐也是软弱的,只是隐藏得更好而已,一如我。人性有些本质的东西,是我们研究AI的瓶颈吧。

终于见到了久违的同学们,过去了两年,还是没有什么改变,还是一如既往的打情骂俏。鞠尧还是那么不懂事,杨定坤还是那么的幽默,其他人还是没有变,感觉自己倒有些变了,开朗了一些,神经了一些。这些改变可能会让自己更合群一些吧,虽然损失了一些东西。见到同学的感觉确实是好,没体会过的人不知道。或许战友的感觉更好,可惜我没有,体会不了。成为炮灰毕竟不是人人都想干的。

再过几天就要离开父母双亲了,虽然说“父母在,不远游”,但是希望我是“游必有方”的。

No comment yet
February 11st, 2005

感情问题是个很重要的问题。总是看到很多人把感情问题看得很重要,却没发现这只是我们面对的问题中的一部分而已。我们的生活不可能全由情感组成,构成生活全部的是生存。

狭隘的爱情是无聊的消遣而已,换句话说,只是茶余饭后的游戏。一种青年人玩的家家酒游戏。

自从遇见一个同样在初中,同样苦恋的女生之后,我就明白了。自然,她还以为会继续柏拉图的尊贵,而我早就明白了弗洛伊德的道理。这就是我和她的差别。当时我也在初中,也在苦恋。然后在高中就明白很多了,宿舍的风气真的会让人明白很多的,特别是有一个如同《第一次亲密接触》里面阿泰一样的老大,然后再拜读了弗老的不朽名著,自然就进化了。是男人都要经历这一步,然后用初恋成功的女人会幸福一辈子来招摇撞骗。很多女人在婚后很久才发现自己上了贼船,但是却又发现已经无可奈何地溶入了另一半的生活,于是就成了幸福的成功例子。

之所以我这样说,并不是自己有什么丰富的经验。我还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所有这一切只是道听途说,但是却是我所信仰的。

我信佛,我信道。所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所谓“色不亦空,空不亦色”。只不过是说,我们所做的,只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已。所以,也不必将爱情看成什么终身的东西,只不过是两个人在一起玩玩而已。

其实,我更注重孝顺。孝道是自己一直坚持的,虽然对父母不那么顺,但是却一定是孝的,之所以不顺,只是因为他们还年轻,还没到我需要全身心尽孝道的时候。虽然我可以为了事业放弃短暂的相聚,但是,也可以为了孝顺放弃长远的事业。虽然是很心痛,但是父母更让人心痛,二者取其轻是明智的态度。

孝顺之外,朋友感情却比所谓的恋情重要得多。人际网络对于我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对别人也是。兄弟的感情怎么会是那种一见钟情。那么多年感情的积淀才能喊出一句正在的兄弟。不是开玩笑的说,兄弟是一辈子的事情,而女人却是说换就换的。

对待感情这样的态度,注定我来往的只有些个兄弟和亲人,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我走的是另外一条路。那么留一条路再见,可是路绵绵无尽头,何时才能再见?

p.s.随感就是感觉到哪就写到哪,不必较真。说实在的,有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发东西真的比发到www.aivisoft.net上好。

No comment yet
February 9th, 2005

虽然刚刚流下了两行眼泪,只是因为铁道部这个最大的票贩子在10天前刚刚开始卖票的时候就说卖完了到上海所有卧铺。而我也只买到了所谓的站票,就是40多个小时站着到上海的那种。

在上海,认识了很多人,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我感激他们。

他们是我希冀能在上海获得短暂幸运的原因。

我坚信幸运之神对我的青睐,如果不是他,怎么会把他们如此神奇的指引给我,帮助着我。这份眷顾,促使我更加努力做我该做好的事情。虽然很苦,但是我知道,苦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我的电脑,是我的外部条件,只有我自己更加努力,才能克服吧。最近也懈怠起来了,我知道,是我自己的原因,一些不重要的因素,假公济私的让我懈怠了起来。

有则改之,无则加冕,总之,要告诫自己要认真,要刻苦才是正道。

有人告诉我,我选择的是一条成才之路,他们有万贯家财,可是我没有,我可以依靠的只是我自己的头脑,仅此而已。所以,一些东西在我看来是昂贵得不适宜高攀的,比如那个人。

余老师,我想我会永远感激他。他永远是不苟言笑,但是我知道他是在为我好,我想不出来更好的报答方法,所以只有加倍刻苦,用我幸运的荣誉来换取他的开心。所谓伯乐,不过如此。可是所谓千里马呢?没有跑过千里的马不能够叫千里马,所以他要证明自己,证明伯乐。我想,我要努力来证明,他就是那个伯乐,虽然朱元晨他们一遍一遍的证明着这个命题,那么就希望我能努力不让他证伪。

要付出,要付出,可是我付出的还很不够,不够投入,不够专一。我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我想努力实现他。

认识了很多各行各业的人,他们有底层的打工者,也有留学生;有万贯的商人,也有卖1元一份鸡柳的小商贩,和他们在一起,明白了很多事情。赚钱不像电视剧里面那么容易,即使是那些商人,也没有把钱花在买什么高档车上面,一辆尼桑蓝鸟,或者是本田。真正开宝马或者法拉利的,只是那些太子党。即使是官僚子弟,也是省钱的,大手大脚的,恰恰是工薪阶层。我在反思我自己的花销,最后发现,我应该学会节俭。节俭是福。留学生们,有在爱静阁高中的小女生,也有在诺丁汉大学的大男生。我想,现在我在构造自己的人际网络,不依赖父母的,终有一天会有用的。他们都是社会的精英阶级。而我,总是以和农民兄弟一个阶级所自居。

阶级问题不是问题,相信我总会解决的,只是现在要用心的做事情,态度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