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comment yet

发现首页全是长篇论述。轻松一点。

周三的生活很好。下午主持Lecture的Prof酷爱零食,每次弄一大盘Cookies,好吃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晚上练练题,还有免费的Pizza吃,趁热还能就着可乐。

其他两个哥们总是很无奈的纠缠在到底绝对值函数是什么,double为什么不能用等号的细节上。搞得我也很无奈。真想给哥们说,其实偶是练过的。

哥们是练过的。所以DFS的搜索题标准动作是:

int dfs(int d)
{
  if (d > s)
  {
  } else {
    for ()
    {
      dfs(d+1);
    }
  }
}

哥们是练过的,所以一上来打开vi就啪啪啪的:

include

void solve()
{
}

int main()
{
  return 0;
}

哥们是练过的,碰到排序题就敲:

procedure QSort(a:int, b:int)
begin
end;

虽然现在都不会了。

想起这些故事就特别快乐。可以无忧无虑在房间里做题,可惜房间的灯光很灰暗。然后发现,连找硬币都不会做了,那些五年前,我逝去的青春啊。练过的那些哥们,你们还好么。是否还记得怎么求凹多边形的面积,还是纠缠在了无锁堆栈的细节里面。当大家都开始给社区贡献代码的时候,谁还记得当年做的那么多题目,我们是用的Pascal。

然后打开一个五年前的Delphi工程,发现果然惨不忍睹。而那些小学时候写的言情小说,都不知道随着移动硬盘飘向了何方。想起初中,又无限感慨。曾经有谁在小学时候做过十年承诺,原来十年并不是太长的时间。谁有将桃花源记辛苦背下,却落英缤纷。要怪只怪阮籍猖狂,等不及终军若冠,只能处江湖之远,子子孙孙无穷匮。如果捐献了,就真是无穷匮了。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